欢迎来到天华寄宿制实验学校   今天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教研动态 > 课堂教学

课堂教学

千赢国际官方网:教学反思: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

上传时间:2017-04-28 14:10:25    浏览次数:    作者:沈薇薇

你能看到学生吗?你能看清学生吗?你能看懂学生吗?教学千万不能以“我”为中心!“让学习发生在学生身上!”“把课堂还给学生!”“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”……各种关于课堂的理论充斥在我们的眼前,真正好的课堂是什么样的呢?我们不断地探索,不断追寻。最终,生本课堂脱颖而出!


初次接触

去年,学校开始进行“生本课堂”的教学,即启、合、展三步。而我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在区里的教研中,有幸得到了区教研员臧迎春老师和几位校长前辈的指导,让我了解到:真正需要进行小组讨论和交流的问题,一定是有价值,而学生又不太懂的问题!而最初尝试的我只是生搬硬套,设计了一个小组合作的活动,为了形式而设计形式!

教研结束之后,意犹未尽的我对“生本课堂”越来越感兴趣,极欲揭开它神秘的面纱,探个究竟。于是,我将班上的小组重新进行了整合,以优生带潜能生,并给孩子一套基本的回答问题模式。我又单独对组长进行培训,要求他们在组内讨论时,让潜能生先发表意见,其他同学再补充。在最初这个阶段,我都只是不断地临摹,去练习这个模式。

第斯多惠说过,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本领,而在善于激励唤醒和鼓舞。而当时的我沉溺在自己的教学世界里,并没有去激发学生学习的兴奋点!一个月不到,学校让我再次以“学本三步”的模式上一堂课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,学生在这一堂课已基本能掌握这个模式。


继续探索

这个学期,我要参加“天华杯”赛课,选择了一篇内涵比较深刻的文章——《凡卡》。我最初的设计是将凡卡学徒生活的“悲惨”放到第一课时,第二课时再从繁华都市和甜蜜生活的反衬,以及美梦破灭的暗示,来突出他生活的“苦”。然而第一次试教,我的设计并不理想。于是,我大胆地给区小语室主任范俊胜老师打电话请教。范老师告诉我,就以一个大问题贯穿全文:你从哪里看出了凡卡的悲惨?然而这个问题有些难度,在接下来的两次试教中,学生都无法答出来,需要反复迂回地引导。于是,在最后一次正式上课时,我换成了更直接,更浅显,也更稳妥的问法。

课堂结束之后的这几天,我一直在反思这堂课,范老师提到的“让学习发生在学生身上”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。在“天华杯”赛课中的这节课,我就应该以“你从哪里看出了凡卡的悲惨?”作为主问题。学生确实答不出来,这对他们来说有难度,而这恰恰才是最值得讨论的东西,最需要小组交流的东西,这样才能催促学生踮起脚尖去够着胜利的果实,这样才能让学生更有探索追逐的欲望,这样才能更大限度地调动他们学习的积极性!而我不该谨小慎微,固步自封,不敢放手!


大胆尝试

有了天华杯赛课的深刻反思,我开始针对自己的反思进行大胆的尝试!朱熹说过,读书无疑者,须教有疑,有疑者,却要无疑,到这里方是长进。在教授略读课文《千年梦圆在今朝》时,我让孩子们自己就课题不断提问,提有价值的问题,让能引起全班思考的问题。在一步步的引导中,孩子们提出了一黑板的问题,简单的问题当时解答,留下更具讨论性的问题,然后再让学生以小组为单位去学习课文,去解决这些问题,最后全班交流汇报。

孩子们学得很认真,每个孩子都动起来了,每个大脑都在运转着。可同时,我也发现了问题,孩子们提出的问题中,“千年梦为什么可以再今朝实现?”这是个大问题,也是突破课文中心的问题,然而在讨论中,孩子们将精力平均分在了每一个问题中,并没有把这个重要问题作深入探索。因此这个问题也只是平均用力,就过去了,孩子们的感受不同。

对这堂课有了更进一步的反思,我又开始新的尝试。在《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》,我进行了新的调整。第一个调整,不局限于针对课题提问,而是让孩子们读完课文,对文章有初步的感知之后,再进行小组学习:你通过自学,读懂了什么?这个问题由副组长统计。你还有什么不懂的?可以是根据课文自己提问,也可以提课后习题中不理解的问题。由组长记录,下课了板书在黑板上。

第二个调整,我在第二节伊始便引导全班同学将所有问题分类,将同样答案的问题放到一起,并简单概括。让孩子学会归纳总结,同时提炼阅读做题方法:很多时候问题可以多元化,可以有不同的提法,但答案往往是统一的,平时要注意分析。第三个调整,是将突破文章中心的那个问题提出来,作为主要问题,让全班孩子再次默读,独立思考,寻找答案。如此,就解决了第一次尝试时的“就文题讨论文题”的局限性,同时也详略搭配,让重点得到了突出,也锻炼了孩子的概括总结能力!

最后一篇课文《我最好的老师》,文章浅显易懂。这让我想起来范老师所说“学生会的不教,学生一学就会的也不教”,于是我大胆放手,让孩子们根据阅读提示中的问题自学,自己解决问题。七分钟后,我点了一个潜能生回答问题,他一下就找到了答案。于是我判断,班上绝大多数孩子应该都学懂了。所以,我更大胆放手了,让孩子们自己表达,有的孩子分析内容,还有的分析了文章写法,而我并没有多说话,只是提醒全班,同学分析得对,分析得好的,老师不重复。全班也静静地听着,一堂课结束,内容突破了,写法学会了,还只用了30分钟,最后十分钟留给孩子们阅读!老师很轻松,孩子很欢喜!

        杜兰特说过,教育是一个逐步发现自己无知的过程!我深有感触,大学时,我是班上语文教学这门课的佼佼者。工作后两年,自我感觉进步很大,于是我开始有些自满。而当我上完小学1—6年级的所有课程后,我越来越感觉到,自己不过是只井底之蛙,要学习的东西还太多太多!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!在教学这条道路上,我愿栉风沐雨,披荆斩棘,攀登最高峰!